舊生的故事

讓兒童笑顏重現 活出豐盛人生

兒童純真的心靈猶如白紙,然而,因為複雜的家庭背境,來自破碎家庭兒童的生命,似乎只得一片蒼白。
關冰儀「做事要全力以赴,為自己爭氣」

母親一句「陀衰家」,令當年只得八歲的關冰儀被送進聖基道兒童院,過了一個不一樣的童年,直至今年三月她才搬回家住。九年的兒童院生涯,阿儀視之為生命的磨練,更發掘了自己運動方面的才華,以身體力行達致「好好生活」目標。

這天,阿儀舊地重遊,回到聖基道兒...

母親一句「陀衰家」,令當年只得八歲的關冰儀被送進聖基道兒童院,過了一個不一樣的童年,直至今年三月她才搬回家住。九年的兒童院生涯,阿儀視之為生命的磨練,更發掘了自己運動方面的才華,以身體力行達致「好好生活」目標。

這天,阿儀舊地重遊,回到聖基道兒童院位於天水圍的「喜樂家」,與一班「老友記」和院舍家長貞姨聚首一堂,氣氛溫馨。「我喺呢度有好多朋友,大家好似兄弟姊妹咁,可以傾吓心事。」阿儀說。

情同手足 互訴心事
本月二十八日便滿十七歲的阿儀,生於一個完整卻破碎的家庭。她有六兄弟姊妹,排行第五,父親為漁民,一年到晚留在漁船工作,甚少回家。「我聽番屋企人講,因為媽媽生左我之後,賭錢成日輸,所以就認為我腳頭唔好。」阿儀說。

九六年五月,剛滿八歲的阿儀入住喜樂家,最初她感到十分惶恐,加上性格孤僻、內向,與其他小朋友相處不來。「當時佢真係好難教,試過有一次出街佢發脾氣,我直頭要將佢成個人抱起,搭的士送佢返家舍。」貞姨談到阿儀的反叛往事,不禁失笑。

經過貞姨和社工悉心輔導,阿儀慢慢習慣家舍的生活,在校內積極參與各類運動,乒乓球、籃球、排球、田徑、跆拳道樣樣皆精,多年來共獲四十一個獎牌及一個獎盃,成績斐然,她更成為全校唯一獲校長推薦參加今年在北京舉行的跆拳道暑假課程。

運動場上 成績斐然
自O一年母親跳樓身亡後,阿儀每星期都會返家度周末,直至今年三月,她正式搬回家住,現與姊姊、姊夫、兄長同住,父親則間中回家。「家姐同阿哥好鍚我,家大家關係好融洽。」現就讀中四的阿儀說。
談到九年的兒童院生活,阿儀並不視為童年污點,反而認為這番歷練,令她獲益良多,學會好好生活。「我學識要同家人多啲溝通,做事要全力以卦,為自己爭氣。」

文章來源: 2005年蘋果日報

大院時代舊生 「尋找溫暖的冬天」

公元一千九百五十三年,聖基道兒童院,其時我只得七歲,剛進去不久。我住在忍耐家,家裏的院童約有十八人,年齡由六歲至十六歲。

在院裏,冬天的日子較難過。有一次我媽媽來看我,我看到她眼中泛著淚光,有些不解,我問她為什麼哭,她沒有回答我。後來長大了離...

公元一千九百五十三年,聖基道兒童院,其時我只得七歲,剛進去不久。我住在忍耐家,家裏的院童約有十八人,年齡由六歲至十六歲。

在院裏,冬天的日子較難過。有一次我媽媽來看我,我看到她眼中泛著淚光,有些不解,我問她為什麼哭,她沒有回答我。後來長大了離院後有一次問起,她才說:「那次我看到你在十度的寒天裏,只穿著四件內衣,縮在屋角發抖,忍不住眼淚便流了出來!」

每天早上六時,「噹」,「噹」,「噹」三聲清脆的鐘聲例必把你吵醒,六時半便一齊落田澆水除草施肥鋤地。如果你那晚睡得很甜,鐘聲也不能驚醒你,又沒有其他院童及時(在六時半前)喚你起來,那天午飯時,你便要面對吃白飯(吃無菜)的懲罰。

在寒冷的冬天,清早六時便得起來,天濛濛光,跑落田幹活,那不是鬧著玩的。個子細小,身裁瘦弱,只有七歲的我,穿著單薄的衣服,赤著腳,拿起高及胸口的洒水器,注滿水後,走進長得比人還高的茄子樹叢裏澆水。腳底踏在堅硬寒冷的尖石上,那是刀割的滋味。澆滿水滴的樹葉,為寒風一吹,冰冷的水滴,混著茄子樹上的絨毛,便會掉到頭上,面上,頸上,手臂上。頑皮的水滴,帶著絨毛鑽入衣內去蹓躂,弄得你背上又冰又癢,直透心窩。

其時,院裏生活窮困,縱使是嚴冬,都沒有暖水供給院童洗澡。在極度寒冷的天氣下,能夠以冷水洗澡的,必是勇敢而又強壯的院童。既不勇敢,又不強壯,而且怕冷如我的,便只有在玩耍的時間放棄玩耍,上山砍柴,晒乾後儲備來燒水。既不勇敢,又不強壯的院童,也有洗冷水澡的,那是懶惰或貪玩的一群,他們沒時間去砍柴。遇上寒冷而又下雨的冬天,無論是勇敢的,強壯的,怕冷的、瘦弱的、懶惰的、貪玩的,甚至不懶惰不貪玩的,都得通通洗冷水澡去;柴濕透了,那能燒著?院方是沒有柴房供給私人用的。

記得那一夜,天下著毛毛雨,寒風剌骨。約莫是零晨時份,我和其他的院童都躲在溫暖的被窩內熟睡了。突然,我被眩目的燈光照醒,睜眼看到家長拿著手電筒,正在把小童叫起來,逐個照著查看腳板底。結果,我和八個院童,連夜縮在廚房裏(日間燒飯,夜間洗澡的地方),大聲唱著歌,淋著冷水浴。冰冷的自來水,洒在溫暖的皮膚上,竟然冒出煙來,弄得整個廚房煙氣濛濛,路過的人,準會奇怪為什麼有幾個小童在三更時份齊齊起來享受溫水淋浴呢!說也奇怪,可能是人多聲勢壯,又有歌聲壯膽,加上在無可選擇的情況下,瘦弱怕冷的我,也不覺得怎麼寒冷了。

在那個艱困的年代,在嚴寒的冬天裏,身為孤兒的小童,有屋住,有衣穿,有飯吃,有書讀;淋淋冷水浴,又算得了什麼啊?

紹輝的故事

現年二十歲的紹輝,因家庭問題於中一時入住聖基道兒童院。當時,在別人眼中,他是一個亂發脾氣的壞孩子,情緒十分不穩定,每每亂扔家具發洩。他心裏千萬個不明白又憤恨,別人有幸福的家庭,而自己的家庭卻問題多多,更逼使他入住兒童院!他沉默寡言,動輒將椅子弄破,以...

現年二十歲的紹輝,因家庭問題於中一時入住聖基道兒童院。當時,在別人眼中,他是一個亂發脾氣的壞孩子,情緒十分不穩定,每每亂扔家具發洩。他心裏千萬個不明白又憤恨,別人有幸福的家庭,而自己的家庭卻問題多多,更逼使他入住兒童院!他沉默寡言,動輒將椅子弄破,以毀壞物件宣洩心中的鬱結。

但他受創的心靈不久便被兒童院的家長及社工的體諒與關懷暖透熔化。漸漸地,他不再怨天尤人,更學懂主動關心別人。紹輝現已重回母親身邊,他仍定期返回兒童院擔任義工,幫助院內的兒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