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的故事

讓兒童笑顏重現 活出豐盛人生

兒童純真的心靈猶如白紙,然而,因為複雜的家庭背境,來自破碎家庭兒童的生命,似乎只得一片蒼白。
鄭姐「媽打唔易做」

43歲的鄭姐,有過百名「子女」,他們都是被遺棄的一群,是孤兒、單親孩子,入住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多因父母坐牢或長期患病而乏人照顧,部分有情緒問題、暴力傾向或偷竊癖好。鄭姐在院內當「家長」,悉心培育這群失去家庭溫暖的孩子,教他們自立成長,跟他們傾心事,...

43歲的鄭姐,有過百名「子女」,他們都是被遺棄的一群,是孤兒、單親孩子,入住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多因父母坐牢或長期患病而乏人照顧,部分有情緒問題、暴力傾向或偷竊癖好。鄭姐在院內當「家長」,悉心培育這群失去家庭溫暖的孩子,教他們自立成長,跟他們傾心事,排難解紛,風雨同舟。
雖然沒有血緣之親,但鄭姐對子女的無私奉獻,絕不比真媽媽少。

灑過不少淚
坐在「女兒」綺嫻和美如新開的美容院中,人稱「鄭姐」的鄭康婷邊翻閱老照片,邊憶起14年前踏足大埔聖基道兒童院,跟一班「子女」的生活點滴,當中不乏眼淚的歲月。
「當時兒童院有13個家舍,我負責的仁愛家,原來是各路『天王』集中地,有些有情緒問題、暴力傾向、偷竊惡習等,很難頂!初時她們將我的說話當耳邊風,叫她們做什麼也不合作,專搞對抗。」她說最初3個月,都是充滿眼淚的日子。
要融入這群缺乏家庭溫暖的孩子中,獲得信任,並不輕易。有次她好意提醒一女院童晾衫,卻換來難聽的說話︰「死八婆,我自己會做,駛乜你叫!」從未受過如此無禮謾罵的鄭姐,回到房中禁不住哭起來。
當年僅28歲的鄭姐,要面對一班對她抱懷疑、不信任態度的仔女,日子並不易過﹔加上當年沒有人提點,凡事也要自己顧自己,是百分百的孤軍上路。朋友曾指外表柔弱、性格依賴的她「捱一陣便會走」,但幸好她有信心,不放棄,捱過3個月自訂的「試用期」,以真心和公平態度,漸漸得到孩子接納,努力付出獲得回報。

真心待你好
今年28歲,已是兩女之母的深苑,因母親逝世,父親無力照顧她,念小學一年級時便住進了仁愛家,而她是跟鄭姐感情最要好的女兒,情如母女,人前人後都毫不矯揉地喊「阿媽」,令鄭姐笑不攏嘴。但昔日住院時,深苑亦曾使阿媽吃過苦頭,「有次我激喊她,但已記不起是什麼事,便寫紙仔道歉。其實當明白她是真心待我們好,我們亦會內疚的。」
鄭姐說不開心時便會不出聲,於是口硬心軟的仔女便會遞紙仔攝進她房間,向她道歉。深苑直言︰「我們(院童)是被遺棄的一群,沒有人珍惜,性格較偏激,會先觀察新家長是否真的關心我們。」於是凡有「新人」出現,院童都採取抗拒態度,又會挑撥頂撞,不聽指示。加上鄭姐年輕的外表,亦令一班細路沒多大信心。不過,日久見人心,孩子很快便知道鄭姐對他們好。

公平得信任
不同年代的院童都異口同聲,指鄭姐處事公平,絕不會Label(標籤)他們。曾有一對攣生女孩,之前經常對抗家舍的家長,被指頑皮、曳孩子,但鄭姐沒有歧視她們,以平常心待之,慢慢被她們接納。更難得是她能公平對待每個孩子。昔日的家舍由2名家長輪流照顧16名孩子,除了起居照顧外,還督促溫習、做功課,假日時帶孩子逛街、逛公園、放風箏、行山甚至露營,但16個孩子在相處中,難免會發生爭執,每當發生事端時,16對眼睛便會注視她如何處理,所以稍有處事不公,便會惹來眾人不滿。
曾有兩名女童為家舍的家規起爭執,鄭姐了解情況後,心知兩人各有道理,若幫任何一方也會惹來不滿,便舉行家舍會議,眾人投票決定取向。「作決定不能獨斷,這是大家的決定,所以院童都會服從」。這種民主作風,尊重兒女的行徑,贏得院童的信任。
事實上,院中某些權威式家長下決定後,院童都不可say no,不會如鄭姐般以孩子的意向為依歸。因此,曾被她照顧過的院童,都一致認同她是公平又尊重他們的好媽媽。有時她又為仔女爭取福利。
今年29歲,已是2女之母的綺綾,還記得鄭姐當年替她和幾名女院童多番爭取往觀塘參加教會活動,「當時兒童院不准我們從大埔往遙遠的觀塘返教會,鄭姐相信我們不是去玩,積極向院方爭取,後來成功了」。

柔聲的關懷
鄭姐聽著性格內向、含蓄的綺綾細說往事,便笑言這個女兒已長大了。原來年輕時的綺綾,是個情緒有問題的少女,每月如計時炸彈般定期爆發情緒病,差不多每次都發生在跟媽媽通電話後。綺綾的媽媽有精神問題,因照顧不到她,將小女嬰送進兒童院,而每當綺綾的媽媽來電時,在空氣中常對女兒又吵又鬧,觸動了綺綾隱藏的敏感神經線,一發不可收拾。當時她會無故大聲斥罵其他院童和家長,或是蹲坐地上歇斯底里地哀嚎痛哭,哭哭鬧鬧個多小時才平伏下來。而鄭姐待她心情平伏後,便會安慰她、輔導她,雖然綺綾不擅用語言表達,但對鄭姐的柔聲慰語和關心之情,都一直銘記心中,對這名鄭媽媽,她是絕對的尊敬。
培育一班處於成長階段的孩子,鄭姐明白情緒支援最重要。她記得有名男院童,每天放學回家舍後,立即拉著鄭姐訴說學校的開心事或不平事﹔當然找她傾訴的女孩更是多不勝數。而女孩更愛晚上輪流到她房中傾心事至凌晨,鄭姐將房間佈置成溫馨天地,擺放女孩最愛的別緻小擺設,貼滿與兒女們的合照。她開放自己的房間,也開放心靈,夜夜跟兒女談心,撫慰孩子孤寂的心靈。有時談得累了,便和衣倒頭共睡。這亦是鄭姐跟子女共處的最珍貴時光。有時孩子晚上溫書,她會煮粥麵給他們做消夜,默默支持一班兒女。

一直地陪伴
她無私的付出,跟兒女建立了深厚感情,縱使孩子18歲後離開家舍自立了,仍與她維持緊密聯繫。鄭姐說100名仔女中,有約20人是關係密切的,像這天便約了深苑、綺綾、綺嫻和美如,「我尤其緊張沒有父母的孩子,他們在兒童之家有人照顧,出來後便沒有人照應」。故當仔女有事時,她會二話不說地幫忙。深苑的爸爸去底過身,辦理喪事期間,鄭姐一直陪伴她,令深苑感覺她如同母親一樣,在心靈上支持鼓勵她。「有時她會送我寫上鼓勵說話的書籍,勉勵我。」

單身為榮 全心投入
有大班「兒女和孫兒」,但沒有自己的家庭,鄭姐卻沒半點遺憾,反而以單身為榮。「因為單身才可做這行十多年,有心神和時間去投入工作,所以我絕對享受單身生活。如果結了婚,有自己的家庭,一定以家庭為先,便不能照顧這班『仔女』了」。
剛過去的母子節,鄭姐因開工未能跟「子女」慶祝,但收到大批留言,「鄭媽媽,祝你母親節快樂!」、「祝你身體健康!」,「祝你有個溫馨母親節」,看到子女對自己的關心,更證明了她一直以來的付出,沒有枉費。活在子女的眷顧愛護中,鄭姐滿足又自豪。

文章來源:明報2005年5月14日

寄養媽媽

如果,家庭 = 溫暖,那些親生父母不能提供合適照顧環境,必須「離家出走」的孩子,因感情的被冷落,自然容易感到寂寞、缺乏安全感,衍生種種情緒或行為問題。

如果,能在這些無家孩子最需要愛的階段,能提供一個可暫且遮風擋雨的寄養家門,讓他們暖暖身,再成...

如果,家庭 = 溫暖,那些親生父母不能提供合適照顧環境,必須「離家出走」的孩子,因感情的被冷落,自然容易感到寂寞、缺乏安全感,衍生種種情緒或行為問題。

如果,能在這些無家孩子最需要愛的階段,能提供一個可暫且遮風擋雨的寄養家門,讓他們暖暖身,再成長上路,或可改寫一個孩子的未來。

寄養家庭服務,所需條件不在於要家住半山,只在乎你有否一顆包容的心。

訪問中,寄養姨姨顏太多番強調自己一家人很普通,接待寄養孩子,只是想盡力幫助那些無家的孩子,沒啥特別。

的確,屋邨家庭,一家四口,仔大女大,本在國內做教師的她,可以閒來打麻將、逛街。但這7年來,她帶大了一個3歲的無家孩子,今年初他快10歲了,剛送回生母裏團聚,沒幾個月,又寄養另一個10歲的他,照顧別個家庭的孩子,成了她們一家的特別之處。

由4口之家變5口,適應問題可以預期。問她︰易湊嗎﹖她說開始時,總很難湊,因為這些寄養孩子,往往因為成長背景缺乏照顧,性格會較自我,在與人溝通或相處上,未必懂得體諒別人。

她舉例說,像其一孩子喜歡彈琴,他就會不理其他家庭成員正在溫習、睡覺,想彈就彈,早上6時多起床也要彈,她會跟他講道理︰「我會跟他說,彈琴好呀,可陶冶性情,姨姨好贊成。不過我們的居住環境也有不可騷擾鄰居的條款,所以不能一大早就練琴,應選擇大家都在休息的時間,作為休閒活動。」當聽到是住處所限,而非純粹管制式的「不準許」,只要道理講得通,講他明白你對他的關心,意見自然易接受。

他們的得到包容
顏太不諱言,寄養孩子因為過去管教較為鬆散,行為上時有不會顧及別人的感受表現,需要靠心力去改變。「像他回家愛亂丟書包,丈夫好意提醒要放好,他會粗聲說︰『關你咩事,又不是要你同我執。』但同樣的說話,如果是我說的,因為我對著他的時間較多,他感到的付出的關心,就會答:『得啦﹗』」

不過,畢竟要對著寄養孩子的,不只她,還有丈夫和子女,協調的工作亦不可少。有時,顏太都會收到子女投訴,兩夫婦就會以道理來說服孩子:「如果他們(的背景)不是有問題,就和他們一樣,有爸爸媽媽照顧,不需待在我們屋企啦!」寄養小朋友,也可讓自己子女學習做人道理、包容、接受和關心別人,對自己有爸媽照顧的幸福,更懂得感恩,影響相向。

他們渴望別被愛
7年前,顏太因為一次做義工服務,看到招募寄養家庭的宣傳海報,才有開展做寄養姨姨的生活。她直言,開初跟丈夫都有擔心。「我們只想幫人,也有憂慮來寄養的孩子的背景較複雜,會招惹不必要的麻煩和騷擾。」經社工釋疑,她知道寄養家庭也有選擇權,包括寄養孩子的性別、年齡、每周休假、甚至簡單的家庭背景。「在寄養期間,我會跟他們的親生父母保持聯絡,以免出現兩家人管教不協調的問題。」

總結經驗,她表示︰「這些沒有感受家庭愛護的孩子,最需要的正是愛,愛可以帶給他們安全感,從而改變一些過分自我保護的行為問題。」

她自言每天都會抽時間跟孩子傾談,讓他有被愛被關心的感覺,希望由小小的一個家出發,去到學校,去到社會,逐步帶領他體驗人際關係的互信機制,「他以前最多投訴,但我每次接到他從學校來電,都一定會去學校陪他處理問題。最近一次,他致電回來說給同學『恰』,我說要去學校幫他,他卻叫我不用去了,因為這次他覺得自己都有不對的地方。」以生命影響生命,顏太的全情投入成果,見證在孩子學懂體諒和反思的行為上,單是旁聽,也感動。

感受無家的痛
在聖基道兒童院長大的鍾子雲,自言亦會考慮做寄養家庭,只因一份同理心,他確切感受到無家孩子的痛。他說起往事很坦白︰「我媽是舞女,我爸在澳門經營製衣廠,67年暴動那年生下我,沒多久就鬧翻再沒聯絡。意識中才幾個月大,就坐著警車由女警抱著入聖基道兒童院。以後的18年,只有過時過節,才會見到阿媽帶隻雞髀來給我食。」

那時寄養服務未普及,唯一有機會「一家人」圍攏在飯桌前吃飯的,不是跟媽媽,而是聖誕、新年的長假,該院給無親生家庭接走的兒童安排的數日短暫寄養,「那時候提供短暫寄養服務的多是外國家庭,每次我都很渴望得到安排,可以跟寄養家長和他的小朋友一齊同枱食飯,感受『一家人』的感覺。」

豁達進取的他,早已對「我在兒童院長大」的壓力釋然,過去的經歷,只會令他更懂得珍惜自己的家庭,表示會跟妻子認真考慮做寄養家庭的事宜。

文章來源: 2005年香港經濟日報

寄養家庭彰顯主愛

一個寄養家長(杏花邨李太)的心聲

有人說香港是一塊福地,你又是否同意呢?做了短短三年寄養家長,真的令我眼界大開,接待的小朋友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有暴力家庭、虐待兒童、破碎的單親家庭等,這些小朋友在完全沒有選擇情況下,就這樣成長。

很想與大...

一個寄養家長(杏花邨李太)的心聲

有人說香港是一塊福地,你又是否同意呢?做了短短三年寄養家長,真的令我眼界大開,接待的小朋友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有暴力家庭、虐待兒童、破碎的單親家庭等,這些小朋友在完全沒有選擇情況下,就這樣成長。

很想與大家分享一次接待孩子的經歷:這次經歷使我深深感到唯有主的愛能改變扭轉生命。這個小朋友是一個八歲的小女孩,她是一位被動、害羞而且不容易信任別人的孩子。記得最初小女孩由聖基道兒童院社工帶來我家時,她是十分收藏自己、經常默不作聲、臉上掛起的是小孩子不應有的多愁善感,這個臉孔使我十分憐惜。其時社工告訴我,她的家庭背景十分複雜,小女孩的家帶給她的大部份是傷害,她從沒有經歷無條件的愛…當時我禱告主,讓我以主的愛去愛她,願她能感受主的愛,相信耶穌。感謝主,經過數月的相處,大家建立了融洽的關係,而且她亦十分投入我們家庭,每日她臉上掛上的是天真的笑容。

直到她將要離開我們的前幾天,她的情緒就很不安。我不能忘記,那天我和她正要坐地鐵回家時,當時她是很不開心,正當我要安慰她,教她如果離開後有不開心時怎樣向主耶穌禱告時,突然她哭個不停,我的心很痛,而且淚水也湧出來,我把她抱着,向主耶穌說,請主耶穌保守她﹗因她害怕回家後要面對她應付不來的問題,她確實背不起那種責任。第二日我請求教會的姊妹為她作代禱,雖然她要走時,大家都很依依不捨,但我相信上帝一定有衪的安排,上帝很快已有回應,事隔二個月,我知道小女孩已安定下來,亦親口同我講,她懂得向主耶穌禱告。她現在很開朗和健康,上帝 – 袮何等偉大啊﹗

一個完整的家,是小孩子成長所必需的,但不幸香港這彈丸之地,真的有不少小孩來自破碎的家,我們寄養家長要給予他們一個有愛而又溫暖的家。耶穌說要愛人如己,而我真希望世界每一個角落,「以耶和華為上帝的,那國是有福」詩33:12。讓香港成為真正的福地吧﹗阿門。

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社工表示,寄養家庭數目不足,現時全港只有959的登記寄養家庭,當中大部份寄養家庭已有兒童入住,現時約有200名兒童在等待入住寄養家庭,需求相當急切。她盼望有心人士盡快登記成為寄養家庭,給有需要兒童一個溫暖的家,傳揚主耶穌基督的大愛。

轉載自2009.2.8 教聲期刊

返回